>
快捷搜索:

windy 有话要说 关于青岛

- 编辑: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

windy 有话要说 关于青岛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青岛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金门大桥

发表于 2002-06-20 21:04

关于青岛,早晨被你的铃声吵醒!摇遥昏昏的脑袋,室友怪怪的神情让我的心情奇坏,真是讨厌的早晨。无奈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电话那端的你口气颇是不礼貌!WHO DO YOU THINK YOU ARE??是自以为是的优越感?本来打算给你发E,但是找不到你的地址。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本来你这种人我是不应该理你的!但是本人一幅古道热肠又兼心直口快的个性实在是让我不吐不快。对于连别人都不敢信任的你来讲,我报以深深的同情!或许你已提前进入更年期?对年青人的这种生活方式有点不适应,我理解!或许你已习惯了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看多了报纸的案件回放?以为自己已经成就了金刚不坏之身滴水不漏?对此我无话可说!人有的时候太精明了也是一种悲惨!我只不过是一个将要有长长的假期的小小女生,喜欢旅游喜欢交朋友。在旅行社兼职的经历的让我有信心为远道来的客人作好服务工作(顺便赚点零花钱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 )却被精明的您一把看穿以为我是资深的江湖女骗子!对于你的抬举,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我写的这些!但我真的希望如果佛怜悯我受伤的自尊心的话应该让你看到!阿弥陀佛!

渔人码头

发表于 2003-04-01 12:04

我的加州之行 林 子 之一 - 下载的友情 是从CTRIP,号称中国最大的旅游网,认识的CHRISTINE。她是CTRIP北美地区俱乐部的发起人,然而,表面上看,并不很活跃。我和她可谓是一闻如故。那是去年冬天的时候,信口开河揽下了做CTRIP北美俱乐部网页的活,打了电话去问她的意见,没成想,一个原以为三言两语就可收尾的电话,一讲就是大半个钟头,不着边际的话题,很自然的就脱口而出,放了电话还余音尤在。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像情书一样长篇大论随心所欲无所不谈的电子邮件,和周末才有的不要钱的长话,拉近了彼此在空间上的距离,很快我们像相识了很久的老朋友。 出行的计划中,一直有去SF的意向,然而,真正成行,却是在CHRISTINE的一再追问下,可以说,就是奔了她而去,为了这下载的友情。 CHRISTINE的人,如其声,如其人。爽朗中透着乐观,乐观中透着豁达,豁达中又透着随意,随意中又搀杂了迷茫。我第一眼见她,她就站在我车的正前方,轻轻净净的一个影子,车灯照着她,一脸的笑容,那么的柔和。我们既没有多余的客套,也没有久仰的热烈,她帮我拿行李,我就跟着她往她的家门走。一开门,我看到正对门的桌前,一张半抬的脸,不用说,那就是YOUYOU了,携程天涯俱乐部的另一活跃分子,我们口中的铁哥们儿,听说是一无所有,就是有义气。他并没有起身,只淡淡地说了声你好算做招呼。立刻,我自己也觉得我不是客了。 CHRISTINE和YOUYOU一起下厨,各显身手,为我接风。当我在接听麦芽,另一位LA的网友的电话的时候,不经意间转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CHRISTINE和YOUYOU竟在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未入席之际,碰起了杯。赶紧放了电话表示抗议。她们俩居然满不在乎地说:“你反正不喝酒的”。然后,我喝掉了CHRISTINE一桶的橙汁,他们俩喝掉了一瓶据说很淡,很淡的白葡萄酒,粉色的。我们干杯的理由,就为了这下载的友情。 之二 - 历史的遗迹 CHRISTINE的家,有些凌乱,然而,却很温馨,到处都是不经意的收藏,主人的爱心就无处不在了。当我把目光投注到她那惨不忍睹的沙发的时候,她赶紧跳出来解释,那些白白的“花纹”是上周CONFUSE和麦芽-两个LA的网友来造访的时候留下的痕迹,还有地毯上,那没有退去的酒色。后来,我们一起看她们上周拍的录像。本想表现得斯文点儿的我,一下子就漏了原形。她们在玩我不懂的酒令。用CHRISTINE的话说,麦芽是在气势上先压倒对方,在战术上以快,狠,准取胜,CONFUSE和YOUYOU这哥俩儿,被修理得体无完肤,一杯又一杯的酒液灌红了他们的脸,更模糊了他们的眼,而麦芽却是越战越勇, 像只撒欢的小鹿。看完热闹的我,只觉得脸上的肌肉已经僵硬,腰已经直不起来了。那个晚上,脑子里都是漂亮的麦芽瞪着眼睛伸长了手指和着口中暴出的霹雳扒拉的“啪啪”声,那是在得意地敲打着那哥俩儿。听说CONFUSE敲断了一只象牙的筷子,YOUYOU打翻了一个装满红葡萄酒的酒杯,麦芽把药膏和唇膏挤得大 家满身都是,没有幸免于难的还有那个让我发了半天呆的蓝色的布艺沙发。 之三 - 风一样的JUDY JUDY在电话中并没有确定她周三当晚会过来。她敲门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CHRISTINE跳了起来说:肯定是JUDY。我也忙扔掉手中的瓜子,起身相迎。JUDY一脸阳光的进来,像极了我以前相熟的一个专唱那英的专辑的女友。进门劈头一句:“久仰,久仰啊!”,说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去钻。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的人已经奔餐桌上的那盒西瓜仔-麦芽上周走的时候留下的。跟着进来的JUDY的先生,奔了另一包葵花仔而去,吃了半截,才想起问:“这瓜子能吃吗?”。CHRISTINE赶紧说:怎么不能吃啊?JUDY在那边接过话去:“不能吃你不都已经吃了吗?”我们哄堂大笑。JUDY总共停了没有三分钟。抓紧时间关怀了我一句:“都准备好了吗?明天什么时候上路?”我不知道这之前有过什么样的典故,CHRISTINE和YOUYOU又是捧腹大笑。想必这也是JUDY的一句经典,就像YOUYOU的“有什么所谓”和CHRISTINE的“你厉害”。难道真的都感觉出了“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味道吗?JUDY摔了摔头,留下一屋子爽朗的笑声风一样的飘走了。回想起来,我开始有些明白了,风一样的JUDY,也许正是CHRISTINE生命中的那个平衡点。难怪她们会那么默契。 之四 - CHRISTINE的痛苦 每当我问CHRISTINE和YOUYOU要不要睡的时候,他们总是一口同声地说:还早。而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对CHRISTINE来说,却是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刻。我的起床时间,从5点,到6点,7点,一天天的也在往后延,然而,仍免不了是起得最早的人。所以理所当然的就该我煮早餐了。从第二天起,翻CHRISTINE的冰箱就已经像翻我自己的冰箱一样的顺手和习惯了,他们俩根本不拿我当客,我也更没必要拿自己当客一样的供着了。早餐摆上桌的时候,YOUYOU多半也已经漱洗完毕,然后就是最艰难的工作,叫醒CHRISTINE了。我总是很虚情假意地在CHRISTINE的耳边轻轻地叫:“CHRISTINE,起床了”,YOUYOU就在外面喊:“扯被子”。CHRISTINE条件反射地就去拉紧被子。起来后的静坐时间,CHRISTINE的脸上,永远是苦大仇深的表情,那也是那张灿烂的面容上最难得一见的惨状。不忍看的我,只能装做没看见。我希望,有一天,如果我可以重回SF,我可能再和CHRISTINE一起住,那时,我最大的心愿,是让她睡足一个懒觉,看到她,不再痛苦地醒来。 之五 - 出师不利 我穿了双走路的鞋,跟着CHRISTINE上了山。那些明明写着危险,禁止攀登的瀑布下的岩石,上去了很多人。敏捷的CHRISTINE自然不会错过。我看着看着就心痒了,没多想跟着就往上爬,不成想自己真的是“老”了。一抬脚就觉得不好,人已经顺势摔了个结结实实。左腿和额头都磕在了突兀的岩石上。只听得YOUYOU在下面喊到:“你小心啊!”我已经爬了起来。以防破相,只好忍痛拼命地揉头,腿上看不到的伤,已经顾不上了。YOUYOU冒险爬了上来,把我接了下去,我还得强颜欢笑说没事。一直不敢告诉CHRISTINE我腿上的伤。直到晚上他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第二天要走的7。8英里的上山的路,是去爬YOSEMITE的最高的瀑布的计划,我才隐约觉得自己是真的不行的。犹豫着问万一走不动能不能在半路等他们。CHRISTINE这才看到我的伤,坚决地说不能上去的,因为,我肯定是下不来的了。我心里暗暗地生气,骂自己没用。总是这么扫兴。酒不会喝,山不能爬,路不能走,我还能干什么呢?YOUYOU带了无限的遗憾和委屈,离开了YOSEMITE国家公园,我又何尝不是呢?只有CHRISTINE,一如往昔的谦和。仿佛外界的一切很难影响到她。 过后想来,觉得这一跤摔得有些因祸得福。从而也名正言顺地逃过了爬山那一劫。一想到要爬高,我已经先头疼了。尤其顶着太阳上山,跟要我的命一样为难。 之六 - YOUYOU的理想 YOUYOU是个很随心所欲的人,在出行前,我和CHRISTINE曾承诺他,会有个林中的小木屋,有个灼热的火炉,我们可以喝着红酒吃火锅。YOUYOU大概是被我们描述的这幅美景给骗了来同行的。那天,我们真的带了火锅的炉子和很多的食物。在那之前我和CHRISTINE都不知道YOUYOU是食肉一族,没肉不能果腹。到了营地,才发现我们住的地方不让生火煮饭。YOUYOU说可以到外面露天的地方去,全副武装的CHRISTINE和我,都表示反对,山里夜的冷已经战胜了我们骨子里对浪漫和情调的需求。而YOUYOU终於放弃了他那吃着火锅,喝着红酒,聊天侃山的理想,却是在知道了CHRISTINE没带羊肉片的那一刻。我们努力地回想,那包羊肉在什么地方?CHRISTINE很肯定地说她拿了出来。YOUYOU说CHRISTINE没叫他拿。我这个没干活的人,反而什么责任都没有了。 YOUYOU的理想,终於还是实现了的。在我们去到LAKE TAHOE的时候。不喝酒的我,扫了大家的兴。YOUYOU只好一个人自斟自饮喝啤酒,CHRISTINE和我喝MOCHA。买不到羊肉的YOUYOU,居然买了一大盘的BACON充数。他吃BACON的样子,CHRISTINE和我都看得目瞪口呆。仿佛那白花花的不是肥油,红乎乎的也不是肉,他吃得跟草一样的轻松。我和CHRISTINE看着他涮过BACON的锅子,半天不敢落筷儿。 之七 - YOSEMITE的月光 那是到YOSEMITE的第一个晚上。草草的吃过PIZZA,也已经9点多了,美东的时间也就是12点过了。加上早晨6点不到就起了床,我再也坚持不住了。CHRISTINE和YOUYOU都说还早,他们就去外面走。朦胧中我看到了灯光,睁开眼睛,CHRISTINE冲到我面前,软硬兼施地对我说: “你不知道,那月亮有多美,你不看,你的人生就会不完美”。这是我妹妹用来说我的口头禅,现在被她移花接了木。我勉强爬起来,脚一落地,一身冷汗,一条腿钻心的痛。YOUYOU忘着我的痛苦,很有研究地说: “是这样的,晚上会比白天痛,明天还会比今天痛呢。”那会儿,我已经没了跟他抬杠的精神了。那痛,是痛在我身上,却好像是痛在CHRISTINE的心里。这真的不是她的错,而她,却总觉得自己有责任。好人也许都如此。感觉上,CHRISTINE像我的母亲,有些粗枝大叶,却很能忍辱负重和委曲求全。 在CHRISTINE的搀扶下,我终於走出了温暖的小屋,走进了凄冷的山里。CHRISTINE很有感触地带我到YOSEMITE瀑布前面的大草原。月光倾斜着照在屏风般耸立的山峰上,一条白带从上垂下,像是静止的,那就是UPPER FALL了。真美,仿佛置身于一幅水墨山水画中,浓浓的墨和淡淡的 影。那山,那水,那月光,一切都那么的安静柔和,让人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多余。 大草原的对面,穿过马路,有条河,叫MERCERD RIVER。CHRISTINE说要到那里看月光。月亮躲在半山后,慢慢地升起,照亮了一片又一片静静的河水,河水泛着月光的结晶,像温柔的母亲的脸。CHRISTINE兴奋地向我描述着,她和YOUYOU怎样看着月亮一点一点的升起来,看着河水一点一点地被照亮。 我早已忘记上次看到月亮是什么时候了。我更不记得上次看到这么美的月色是什么时候了。我屏住呼吸,让那份冷刺透我的关节,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我们久久地静立在那儿,不肯离去。 YOUYOU的手电光照在我们的脚下,CHRISTINE的手,一刻不离地扶着我。那个凄冷的夜,寒意,在心中无限蔓延的感动中,变成了一种温暖。甚至有那么一刻,我庆幸-我,受了伤。 那一晚的月光啊! 之八 - YOUYOU的爱心 YOUYOU的爱心泛滥,的确如CHRISTINE所定义的一样。 我们在EL CAPITON看到的那匹小狼,YOUYOU说是饿坏了的。非让CHRISTINE拿点吃的出来喂狼。而CHRISTINE在把大把的牛肉干扔出去之前,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半,招惹来YOUYOU的一顿埋怨,上纲上线到CHRISTINE居然要和一只快要饿死的狼抢食,说得CHRISTINE的内疚一下子就上来了,后来,很大方的撒了两大把出去。 在鱼人码头和那些化妆艺人拍照的时候,我拉了CHRISTINE一起,让YOUYOU帮我们拍照片,我只塞了一元的小费,结果也召来YOUYOU的一顿埋怨,说人家那么辛苦,我们怎么就那么吝啬,两个脑袋只给一块钱。我很委屈地说,两个脑袋不是也只出了一张相片吗?不成想,YOUYOU横竖按了两下快门。 在吃那个面包装的CLAM CHOUDER的时候,YOUYOU非是不让我把饼干放汤里,说那是用来喂鸽子的。对於我左躲右闪避免食物遭受鸽子和海鸥的袭击时,YOUYOU表现出了非常的不解和不屑。仿佛我们应该给那些鸽子和海鸥开个大餐会。 YOUYOU是个开车很绅士的人。看到行人的时候,离八丈远他就会停下来了。仿佛恨不能把下个街口的行人都等过这条街才肯走的风度,直让我汗颜。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他的爱心泛滥的表现。 之九 - 可悲的自以为是 TAHOE,不算CHRISTINE的老窝,也差不多了。冬天的时候,她总是去那里滑雪,好像对每条街都很熟。她不愧为一活地图。因为季节的缘故,很多路封了。等终於绕进了一条通落叶湖的小路,走到尽头也没看通湖的标志。按我和CHRISTINE的想法,是准备放弃了的,而YOUYOU坚持说:下去走走看。就这样,我们被YOUYOU领进了几近迷失的林中,穿过那片林子,我们终於听到了水声,然后看到了那个类似GENGHONG照片上看到的湖景。那个大湖之外的小湖,就是落叶湖,真的比大湖更漂亮,更有灵气。LAKE TAHOE,湖不算小也不算浅,是北美第4深的湖呢,然而,从平面看,却没任何特别。 后来CHRISTINE把车开上了山,准备带我们去到最精彩的地方看大湖。而初到此地的我,有种见哪儿都新鲜,看到能停就想停的欲望。CHRISTINE就是这么被我“指点”着把车停在了一个接近最佳视角却很难停车的地方。下了车,我们得沿着车道爬上去。CHRISTINE因此被YOUYOU数落,为什么要听我这个不明所以然的自以为是的家伙的指挥,没把车开到该停的地方。我在发现了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也有了些许的歉意,是对CHRISTINE,她总是顾虑别人的感受多过自己。这不仅让我想起,以前哥哥说过的话:对错有什么所谓呢?是啊,如果大家都开心不就好了吗?可惜,这道理我只是懂,却没做到,而和我同龄还比我小几个月的CHRISTINE,却做到了,而且做得那么自然,那么天然而成,仿佛她天生就是为了别人的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而活的。 之十 - 步行金门大桥 从金门大桥上走过,一直是我的梦想,虽然自己最不喜欢的颜色是红色,然而,最喜欢的建筑却是桥。把这两样结合起来的时候,我可以不带有色的眼镜去看它,凭了女人的直觉和嗅觉,用心去感受它的存在。 金门大桥的桥头,立着一尊雕像,起初我以为是设计师,后来才知道是主建筑工程师。对着那尊雕像,仰视了半天,心中,除了敬佩还是敬佩。 YOUYOU死活不肯陪我们步行过桥,说是要坐看。无奈之下,我和CHRISTINE上了桥。从金门大桥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不远处并行的那条海湾大桥和海湾中的监狱岛,以及不很繁华热闹也没有林立楼厦的三藩市。 我们一路走,一路停。一路聊,一路拍。好在数码相机不用底片,没有成本,百十来张底片是肯定不够过瘾的。聊得从战争到工作,从家庭到情感,天南海北,无所不谈,仿佛相识了多年的老友的重逢,在某些观念上,我们竟是有着惊人的相似。 我对桥上的风,桥下的水;CHRISTINE对天上的飞机,水里的帆船,都尤其的热衷。我们一直在寻找着玉树临风的感觉,寻找着潇洒走世界的瞬间。看到两个骑车经过的警察,我冲上前叫停他们问可不可以合影留念。他们很开心地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在这儿。在我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叫停警察。平日里,是唯恐躲不开他们的。过后,又被CHRISTINE用她的口头禅说:“你厉害”。 两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回到停车场,YOUYOU得意地告诉我们,他看到警察已经发出了6张罚单,本来应该至少有一张是我们的,而无疑,是有“先见之明”的YOUYOU救了我们,他的得意就写在脸上,像个喜欢恶做剧的孩子。 之十一 - 渔人码头的午餐 渔人码头大概是三藩市最聚人气的地方了。街头的艺人,埠上的海狮,军舰上的海鸥,观光的游客,大商和小贩,都来凑热闹。对所有初到三藩市的人而言,仿佛不到渔人码头就不算到过三藩市,而不吃渔人码头的大螃蟹和面包装的CLAM CHOWDER也不算到过渔人码头一样。我们停下车就直奔卖螃蟹的摊档。一只螃蟹竟然有两磅重,看得我咋舌,怀疑这螃蟹会不会好吃。然而,好不好吃都要吃,这是规矩。YOUYOU和CHRISTINE都属於眼大肚子小的那类,恨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点个遍。我和YOUYOU一人捧了一个面包装的CLAM CHOWDER,CHRISTINE要了个小点儿的海鲜三文治,YOUYOU还想再要龙虾,我们却没手拿了,还是YOUYOU抢着付的帐。说是到了三藩市,他是地主了。 YOUYOU嫌麻烦,不肯吃螃蟹。一只大螃蟹被我和CHRISTINE分了个干净。那碗面包汤,只把汤勉强喝了,面包却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的了。不知道是那个冷的三文治不好吃还是不过瘾,几乎整个喂了鸽子。我们收拾战场的时候,一转头,CHRISTINE又去捧了个面包汤回来。这回轮到我对CHRISTINE说:“你厉害,我服了你”。实际上,她也没吃两口,要的大概就是那个感觉吧!不过为了这个浪费的问题,一路上他们俩没少遭我批判。 之十二 - 走花街 加州也许你分不出四季,只能分出早晚。然而,花却一定是有花季的。我们去花街的时候,刚好不是花开的时节,我们看到的就只有草了。然而,走花街,也许为的不全是看花,就为了九曲十八弯般的那条街,和从那条街放眼俯睽过去的三藩市。 老早就听人说过,走花街有如考车牌。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理由,YOUYOU在进花街前把车给了我。他大概是想杀杀我的气焰,以平衡我在80号高速公路上开快车带给他的惊魂落魄。我本人无所谓,并不觉得有什么路是开不了的,只觉得在弯道上不能坐车,坐车是一定会晕车的。三藩市的路,我算是领教了,和成都的路很相像,都是20-45度不等的大上坡和大下坡。好在我们开的是自动波的车,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在我还没感觉出花街的味道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完了那条街,YOUYOU说了句:这么开,有什么劲。感情是我开得太慢了,这次倒是他觉得不够刺激了。看来是人各有志,此一时彼一时啊! 之十三 - 吃在三藩 回到三藩市的当晚,在CHRISTINE家附近的那家小四川吃川菜。店面算是很堂皇的了,味道除了不够麻辣,还真不错,就是不敢恭维餐馆的服务。据YOUYOU讲,整个三藩市的中餐馆的服务态度都如此,这是个普遍的意识,好像中国人只吃饭不吃情调和服务。如此差的服务,小费竟也是照了15%的惯例给。在我们酒足饭饱之后,CHRISTINE又犯了老毛病,一抬头看到招牌上有道香辣蟹,不管三七二十一,又上了这道也许现在还在她家冰箱凉快着的香辣蟹。我告诉她可以把蟹捞出来拿那调料来炖水煮鱼,比在超市买到的任何调料都好味道,而且方法极简单,她偏不信,难怪YOUYOU置疑她的厨房像是几年没用过。这顿饭,CHRISTINE买单,以尽地主之意。 隔天的晚上,为了麦芽钦定的水煮鱼,我们又到了那家叫“豆花庄”的餐馆,步麦芽的后尘吃了顿依然不够麻辣的川菜。CHRISTINE算是舍命陪君子,她胃疼居然还坚持吃辣。水煮鱼是必不可少,YOUYOU还非闹着要吃水煮牛肉;辣子鸡显然是CHRISTINE的最爱;我见了虎皮尖椒更是没命,只好都一并上来。落单的服务生显然没见过这架势,重复地问我们: “六个菜?”眼睛从我们每个人脸上扫过。我赶紧侧头装没看见,却发现,这俩家伙一个比一个坦然,都在用无比纯洁和茫然的眼光看着服务生,仿佛还不够。过后,YOUYOU还甩过来一句话给我: “怎么了?我从来不觉得大吃有什么不好。”大概是贼喊捉贼的心虚吧,反正三人之中属我最胖,他们当然怎么吃都有理。而一向习惯于吃饱了才想起要减肥的我,看见盘子上来,早忘了当初反对点这么多东西的是我了。不过那道虎皮尖椒,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居然,他们用墨西哥辣椒来做。我曾经自己也犯过同样的错误,做过一次,极能吃辣的哥哥只吃了一条,胃疼了三天,其余的当然是整盘倒掉。我从此长了记性,轻易不敢碰这种辣椒。CHRISTINE显然没试过这种辣椒的苦头,偏不信邪,上去就咬了一口。结果,本来没准备动的饭,被她接二连三地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又是水又是饭的,好一阵子忙,幸好只吃了那么一口。YOUYOU看了半天,研究来研究去,终於没敢尝。后来让服务生收掉那盘 辣椒的时候,我说:真奇怪会有人用这种辣椒来做虎皮尖椒。服务生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表情,还以为我们不想付帐。我告诉他,帐我们会照付。其实,我只想告诉他,不能用这种辣椒做虎皮尖椒,弄不好,真的会出事。这种辣椒,剃掉籽和筋都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了的。这一餐,自然是YOUYOU付帐,谁让他是三藩的地主。 难怪人说吃在三藩。住在三藩,看来是没有自己开火的必要,和住在纽约一样。贵的东西,如一套像样的房子的租金,要掉你半月的薪水,而便宜的东西,如一餐像样的中餐,却只是个时薪。每个城市,看来都有它的平衡点。比较而言,我生活的费城,是个吃住都不算太贵也不算太便宜的地方。 之十四 - 告别地主 看着无比疲惫的CHRISTINE和YOUYOU,实在不能再让他们陪我去著名的CASTRO STREET了。饭后,用YOUYOU的话说,就开始分行李散伙了。CHRISTINE建议我和YOUYOU来个革命同志式的拥抱做为分手的仪式,不成想,怎么都没那气氛,倒是很哥们儿的握了把手。YOUYOU转去拥抱CHRISTINE,惹得CHRISTINE直躲,大家哄堂大笑。 如果说和YOUYOU的道别没有什么儿女情长,和CHRISTINE的分手倒让我着实感到了依依不舍。睡眼朦胧的CHRISTINE被我“温柔”地叫醒来锁门,她努力地睁开眼问:“你要走了?”我借着提行李的动作,把离愁抛到了脑后。我们连手都没有握,然而我知道,我会一路上都想起她的。她是个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有压力的女孩子。她的确不像一般的女孩子那么多矫揉造作和斤斤计较,洒脱得像极了个男孩儿,然而,骨子里,却是十足的女孩儿。从不与人为难的个性,你能感觉到她似水的温柔。 之十五 - CA1号路上的风景 一直有个向往,想从洛杉矶到三藩市之间,走那么一趟。以前一个加州的朋友告诉过我-CA1号公路是世界上最美的一条公路。因为一路沿着西海岸,所谓的黄金海岸线走,海浪,礁石,植被,蜿蜒的盘山道,狭长的石拱桥,是一路伴随你左右的风景。落日的时候,大家都不走了,得哪儿停哪儿的看落日,成了塞车的一大理由。他说起那落日的时候,眼睛放着柔和的光芒,让我确信,那一定是最美的夕阳。因为他是和我一样喜欢夕阳而不喜欢朝阳的人。 我自己几乎是在一上了路就走不动了的。从来没有把车开得低于限速,这是唯一的一次。不光可以停的地方停,能下的地方下,还贸然地闯进了一个私营的宿营地,拐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小港。在路经SANTA CRUZ的时候,我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冲进去的。沿着海岸线,是个天然而就的大公园。散步的,跑步的,骑车的,遛狗的,赶潮的,放风的,都一样的悠闲自得。随便就能找到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任凭海风轻轻地吹打着僵硬的面颊,从心底升起一种安详的柔和和宁静。有那么一刻,我真想停下来不走了,就在那个安静的小镇,找份糊口的工作呆下来,我想我可以呆上一辈子。 之十六 - 我落脚的那家酒店 CHRISTINE和YOUYOU从BIG SUR回来后,极力推荐那家INN AT SPANISH BAY,五星级的RESORT。一查房价,350起,吞吞口水决定还是算了。还是照老习惯去PRICELINE随便订了家便宜的酒店。我在订酒店的时候是够黑的了。往往都是用MOTEL的价钱来住酒店,这次也不例外。我住的那家酒店是位于MONTEREY的一家带高尔夫球场的三星级的酒店,一下CA1号公路就到了。在入住登记的时候,被强行规定要多付11美金,作为房间里的一瓶矿泉水和1800的免费电话的使用费,外加一张5元的折扣券,可在指定的餐厅抵帐但不能兑现,并不能当小费使用。我这才明白,在预定房间的时候他们所说的包括早餐是什么意思了。一般而言,美国的酒店都是不包早餐的,只有那些MOTEL和INN才在房价里包早餐。然而冲着那张折扣券,我还是决定就在这家酒店用早餐而不去SPANISH BAY照那几位家伙一样的去大吃一顿。结果,为了这顿早餐,我又另付了十个美金。这个早餐和我前天晚上在另一家餐厅吃的那顿特价的牛排是一个价,感觉却截然不同。 有必要一提的是,那个晚上,我的房间里居然没有热水,所以,我几乎是很勇敢地冲了个冷水澡,然后一觉睡到了天亮,睡得熟极了。 之十七 - 那棵出身好的柏树 THE LONE CYPRESS-生长在突兀的岩石上的一颗柏树,是17MILE DRIVE上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在那块寸草不生的岩石上,它已经活了250多年,成了PEBBLE BEACH公司的一个象征。该公司每年耗费3万多美金来维持它的生命。用麦芽的话说,这棵柏树只所以有名,就因为“出身好”。 我走17MILE DRIVE那天,是周二的早晨,不知道为什么不要门票,就那么冲了进去,直奔SPANISH BAY,找到CHRISTINE他们四人帮曾经结结实实地大吃过一顿的那家酒店的后院,找到CHRISTINE和麦芽合影留念的那条长椅,心中有种淡淡的挂念:这是我的朋友们曾经来过的地方,仿佛她们的欢声和笑语还萦绕在空气中,我还能呼吸到那熟悉的味道。穿过酒店的高尔夫球场,去寻找她们堆起来的那四个石头人,遗憾的是没找到,或许我没找对地方吧!走过之后不得不承认,那家酒店的确值350美金一宿,心中暗暗骂自己农民,寄希望于还有下次。 沿着17MILE DRIVE一路开下去,竟然有两个有名的景点都跟中国人有关。一个是POINT JOE,另一个是CHINA ROCK,都是为了纪念早期在这里安营,扎寨,落户,劳作的中国移民。而后,在我还没有走到那棵出身好的柏树前,开始封路了。为了找到一条能通到这棵老树的路,可谓费劲周折。也曾试图从PEBBLE BEACH的高尔夫球场横穿过去,走下去,然而,走了一半才发现那是条不通路。走不到那棵树下,我是死不甘心。在17MILE DRIVE上绕了三圈儿,来回来去。终於硬闯进了一条还在施工中封锁了过往交通的小路,才总算绕到了那棵树下。望着礁石上孤独地迎风而立的它,长长地舒了口气。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做这样的事,到底有多少的意义,我是说,耗费如此的人力物力,让它活着?它感觉到了远离人群的那份落默了吗?旁边在施工的工人,玩笑着让我给他们拍照留念,称自己也是风景。他们说,我是那一天中唯一走到了那棵柏树下的游人。 之十八 - 通向瀑布的意念中的隧道 CHRISTINE在我上路前提醒我那个海边的瀑布很值得一去。为了她这句话,我在傍晚时分把车开到了BIG SUR STATE PARK,终於看到了那个瀑布的标识,路上碰到返回的一夥美国人,被告知至少还有20分钟的路程而且他们是最后一批下来的人了,天已经眼见着就要黑了,他们建议我第二天一早再进山。我犹豫了一下决定听从他们的建议。回到酒店,打了电话给CHRISTINE才知道,我要去的不是这个瀑布,我要去的瀑布JULIA开头的一个瀑布,要过个隧道才能到,并告诉我这个山里的瀑布很一般,看不看都罢。 第二天一早我又奔了BIG SUR的方向往下开,怎么都看不到CHRISTINE说的隧道,然而,我看到了JULIA STATE PARK的标识,直觉告诉我,这可能就是那个瀑布所在的地方。在通往瀑布的小路上,我终於看到了那个隧道,那个用铁皮围出来的给人钻而不是给车行的隧道。这让我突然想起研究生的一门课上的一幅画,说的人有所指,而听者的脑子里反应出来的却可能差了十万八千里。CHRISTINE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在CA1上一直寻找着这条悬崖峭壁上的人行隧道作为我车行的座标吧!幸而我还模糊地记住了个名字。 之十九 - 最后的晚餐 最后的晚餐,是三藩地区另一位地主,GENGHONG请。套用句外交辞令:宾主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并对某些问题达成了共识。 起初以为他姓耿,就叫他耿老大,等知道他不姓耿,已经改不过来了。本来是想约了他周日一起聚在三藩,然而很不巧。终於在BIG SUR的时候联络到了他,他上班的地方在我回机场的必经之路上,就这么说定,我提早点儿回,中途下,大家好歹要见个面。 车上的GPS把我准确无误地带到了他站等的那个街角。他上来,就指点我去吃饭的地儿的走法。好像我们的目很明确,为了吃饭。实在是时间很匆忙,我到的时候已经6点了,而我必须在7点离开以确保在8点之前赶回机场。吃饭的地儿,几乎是穿过马路转个弯儿就到了,居然也叫君悦,这是个经常用到的粤菜馆儿的名 字,倘大的酒楼,我们竟是仅有的食客,三五个服务生侧立两旁,围着我们转。 他的人,和相片中看到的很不同,或者该说,没想到他那么年青吧!CHRISTINE说他是少年老成。给我的感觉,年青的面容,透着沉稳,但不失坦率和诚恳。有那么点儿上海人的影子,精明和讲究生活的品质,是显而易见的。也是个很健谈的人,如果给他一个他喜欢的话题,这话让YOUYOU说着了。说话一板一眼,思路和条理都很清楚,颇具说服力。对於我们都曾走过的同样的路线,引出了很多的话题。而对於CTRIP这个圈子里的人的评价,我赞同他的说法,最厉害的人物是ILLA。 之二十 - 加州的油 当我第一次看到油站的标价,我瞪大了眼,2。19每加仑。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了,生活在穷乡僻壤,虽然赚的不多,但每一块钱都可以当钱。想想我离开的时候,宾州的油才1。69而我上班的新州才只要1。47,即使这样大家已经叫苦连天,甚至有人开始倡议弃车而做公车上班。加州的人,也许已经麻木了。GENGHONG说,加州几乎没见过油价低于2元的。这一路下来,加油加得我直“吐血”。先是在公园里加的2。49一加仑,然后是TAHOE加的2。32,再之后是在CHRISTINE家门口加的2。39,最后是在MONTEREY加到2。17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很便宜了。不成想,一路狂奔到机场,忘了在还车前把油箱填满。HERTZ够黑,我只缺了1/4箱的油,他们居然按照5。39一加仑的价格收了我半箱的钱,26美金,为了这一格的油。恨得我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加州的油价让我理解了为什么大家在那里不敢买SUV了。

本文由旅游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indy 有话要说 关于青岛